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笑之的博客

@$($$%@(^%#@%^&()(_*^&_%$#%^@^+(&^@

 
 
 

日志

 
 

Борис Ельцин  

2011-02-08 01:14:21|  分类: 跟着胡乱嚷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Борис Ельцин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Борис Ельцин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Борис Ельцин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俄罗斯拆了斯大林像,立起叶利钦像! (379字) 37828  昨天

可惜我们缺少这样的铁腕改革人物 (空) (bjsd 昨天 18:05:46

我们更缺的是能够呼应叶利钦的民众。如果大家总是影帝影帝的,恐怕只会出光绪。有人唏嘘强大苏联的解体,没错,苏联强大到可以和美国争霸,但苏联的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模式,注定要解体。也注定要改弦更张,因为俄罗斯民族是一个拥有彼得大帝、十二月党人和他们的妻子、托尔斯泰、列宾、门捷列夫、库图佐夫、柴可夫斯基、罗蒙诺索夫、赫尔岑、波波夫、齐奥尔科夫斯基、茹科夫斯基、巴甫洛夫、罗巴切夫斯基、陀思妥耶夫斯基、鲁宾斯坦、普列汉诺夫、肖斯塔科维奇、拉赫玛尼诺夫、海菲茨、索尔仁琴尼……的民族。历史的俄罗斯,是一个主动学习欧洲、追赶欧洲、融入欧洲的民族国家;今天的俄罗斯,也是再次学习欧洲、追赶欧洲、融入欧洲。这里的欧洲不是地理概念,就像我们说日本是西方国家一样。反观我们的一些人(声明:只是地方上的一些人),不好好辨辩民主民粹人本民本,不认真想想三信危机两极分化,居然在21世纪乞灵起《三字经》《弟子规》,甚至热衷于“万人大唱红歌”这种前现代巫术,把政治孤立当反华围堵、视对华经贸为夷人朝圣、认GDP增长为大国崛起 …… (空) (解放军之声 昨天 22:45:57

叶利钦不过是个无耻的政客 投机者 伪君子。为了攫取权力不惜使用血腥下作的手段。在任上支持放纵自己家人大肆窃取过奖民众财产,不得不放弃权力前还和自己的马仔普京签订绝不追究其子女罪行的协议。1992年新年伊始,独立后的俄罗斯将“休克疗法”付诸实施。放开物价后,俄罗斯市场并没有出现总统向人们许诺的货架充实、物价稳定的结果。俄罗斯人看到的仍然是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失业增加、 (317字) (彼德洛维奇 昨天 23:56:23

彼得罗维奇来了 (空) (解放军之声 昨天 23:58:44

Борис Ельцин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从威权让渡到宪政,赎买是个可行的方法。谁不怕追杀? 当年康有为语出惊人,说将那些守旧的高官免职出局还不够,最好能够杀几个一品大员。结果大家都知道。

Борис Ельцин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毁誉参半?
 
对比阅读

1898年,老成稳重、执掌朝政多年的恭亲王奕䜣因病去世,在维新派鼓动下,光绪皇帝很想利用这个机会进行变法求存。慈禧太后恨恨的说:“由他去办,等办不出看他怎么说!”

据说,荣禄问康有为如何才能够补救时局时,康有为语出惊人,他说将那些守旧的高官免职出局还不够,最好能够杀几个一品大员。荣禄听后大为震惊,随后便到慈禧太后那里密告此事。那些觉得自己朝不保夕的守旧派官员们也纷纷跑去告状,跪求太后回朝训政。慈禧太后见自己威望还在,心里十分舒坦,一直笑而不答。

一百多天里颁布的绝大部分政策,主次不分,贪多求全,又大都没有经过反复协商和权衡利弊便匆忙推出,这不但激化了各利益中人的矛盾,往往也使得这些政令在现实中不具备可操作性。

至于下面的各省督抚们,出了湖南巡抚陈宝箴力行新政,其他人对于这些新政诏令几乎视同儿戏,他们要么推诿敷衍,要么就干脆不予理睬。康有为的弟弟康广仁曾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说,老兄变法的“规模太广,志气太锐,包揽太多,同志太孤,举措太大,当此排者、忌者、挤者,盈衢塞巷,而上又无权,安能有成?”

七月中旬,光绪下诏裁撤詹事府、太仆寺、太常寺等中央衙门和地方部门,立刻导致京城里失业或者连带的人就有上万人,朝野为之震惊。裁撤当日,被裁的部门“群焉如鸟兽散,衙门内不见人迹。”

无论是改革还是革命,其变动的背后都意味着利益相关者的利益消长。任何新政的变法改革措施,都必然要冲击到一部分守旧派的既得利益,任何的改革进程都会受到他们的重重阻力。无论是商鞅变法、王安石变法或者戊戌变法,甚至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都绝无例外。

清朝是满人建立的王朝,这种“打天下坐天下”的固有模式导致了满族的“一族专政”。作为大清王朝的守护者,慈禧太后最担心的是变法会影响到祖制,即“满人统治”的立国之本。1898年三月康有为在北京召开“保国会”,当时守旧派最为有力的反对借口,就是“保国会之宗旨,在保中国而不保大清”。是国家利益和王朝利益之间的冲突,是戊戌变法中最为根本的冲突。慈禧太后和满洲亲贵大臣要的是万世不易的“一族专政”,任何对这个“国之根本”的变法主张都是他们无法容忍的。

慈禧太后责骂那些大臣说:“现在我人虽然在颐和园,但心时时在朝中。他是我立的皇帝,他要亡国,其罪在我,我能不问吗?你们不力诤,便是你们的罪过!”又问光绪:“如有臣下变乱祖法,你可知道该当何罪?你想想,是祖宗之法重要,还是康有为之法重要,背悖祖宗而行康法,你何以昏愦至此?”

六君子引颈就戮时,风雨如晦,观者万人空巷,可众多的阿Q们怀里揣着的,却是蘸血的馒头。 

本人节选并缩写自《这才是晚清:帝国崩溃的三十二个细节》(三峡出版社09年9月)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