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笑之的博客

@$($$%@(^%#@%^&()(_*^&_%$#%^@^+(&^@

 
 
 

日志

 
 

网络伟大!找到44年前一起步行长征串联的伙伴  

2010-10-15 14:41:37|  分类: 自个乐呵乐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谢广播论坛,让我找到44年前一起步行长征串联的伙伴

网络伟大!找到44年前一起步行长征串联的伙伴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借用新华社图片

文革之初,我因黑五类身份(家严被打成走资本主义当权派),在广州十八中拿不到红卫兵串联证。两个月后我到化工部第四化建公司柳州工地,东京湾大轰炸,两项援越工程要从越南太原搬迁柳州和三岔,家严在那里待罪工作。许多公司子弟随工地由广州转到柳州的学校。我见到柳州九中一张革命通知,说是学习大连海运学院红卫兵步行长征到北京见毛主席的壮举,要组织长征队到北京。我和柳州工地子弟吴孟德(他也是我广州18中的同届同学,现在湖南岳阳,电力系统任总工),立即报名,居然被录取。发起人是柳北地区知名的红卫兵头目裴延良(另一位更有名的叫张小平,上一篇知青聚会的blog里已经提过,下乡和我在一个大队)和一名革命教师(家庭成份好的就是革命教师),共集合了30名。我当年15岁,有的更小,管钱粮的叫王晓立,才13岁。打着红旗,背着打成三横两竖的标准被褥背包(纯粹为了更像解放军,其实到哪儿都有铺有盖,接待好大串联的红卫兵可是一件上纲上线的大事,不算经济账的)我们还带了钢板蜡纸等简易油印工具,一路刻传单撒传单。从柳州沿铁路北上,由全州到湖南东安,经邵东到韶山再到长沙。没成想,在长沙时,因为井冈山十几万外地红卫兵被严寒困在山上并暴发大规模脑膜炎事件,中央文革决定暂停串联,我们被安排乘火车返回柳州。还告诉我们到秋季还要恢复串联的(大忽悠)

我们并不赶路,因为要“宣传群众发动群众”,一天也就走个几十公里,走几天歇一天,大的地方就歇上三、四天。对于十几岁的少年,累是肯定累,可是精神亢奋,就想着跟着世界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干革命,饮马密西西比河,挥师伏尔加大草原,世界一片红。那个年代最喜欢讲“那是一种什么精神?那是一种XX精神”。如今就要加个“病”字了(那是一种什么精神病?那是一种XX精神病)。进入湖南境内,许多广西同学没见过冰,高兴得很。问老乡还有多远,总是听到“炮把里路”(十多里路)。一路上都有各地长征队,大家交换着毛像章和语录纸、自己刻印的传单。谁要有一顶军帽,那可就得意的了不得了,如果还有一件洗得发白的黄军衣,你就是红五类里第一等家庭出身。各地接待站都是敞开来吃饱,就是烫脚的木盆不够,几双脚挤在一个盆里是常有的事。

进湖南先到东安,满大街的墙都被涂成红色,说是彻底埋葬帝修反的“红海洋”。在邵东过的元旦,接待站发局餐票,十人一桌,第一次吃到湖南腊鱼和蒸扣肉。到韶山时,潮湿阴冷下雨,几万名红卫兵都挤在竹棚里,竹子绑成的多层架子床。每天排一、二个小时的队才能领到一份钵子饭。井冈山脑膜炎事件也传到韶山,但是大家还是一心要走到北京去。当时还有一位小队员,脚崴了,伤的很严重。有部队的汽车顺路,愿意捎上一段,无论大家怎么劝,留着眼泪就是不上,说走到北京才算长征(其实红军首长们长征也不全是走,有的是在担架上行军,在担架上商量扳倒李德)。

说两件高尚的事:

在长沙,各接待站都有通知,邮电局可以查领汇款。我和吴孟德到邮电总局,一堵墙上贴满像大字报一样的通知,密密麻麻写着某某学校同学有汇款。查了半天,居然有我的名字。马上挤进人群排起长龙来。到得柜台,人问:家长什么名,家庭地址,答上了就领钱,什么身份证户口本当时都没有。还真没人敢冒领。记得领了5元汇款,当时的饭馆,五分钱可以吃一份青菜饭,管饱,一毛钱就有肉吃。我顿时来了劲,在长沙乱逛,看街头辩论、大字报、还有“湘江风雷”游行集会等等。到了省军区,居然有军大衣、军棉衣、军绒衣借领。也是填写姓名、学校就给。我想军大衣太狼犺,就领了绒衣绒裤。半年后,柳州九中的墙上也张贴着回收串联领用军衣的通知,某某同学于某地领用某军用衣物若干等等。大家没人想到(而不是不敢)当初可以胡乱填写。最后统统交了上去。

说这两件事,并不是说当时的人心如何如何纯净社会如何如何美好,因为这是在非常态社会环境下发生的事。如果把它认作是“触及心灵的革命”的结果,赤色柬埔寨就是答案。

我通过凤凰网找到一起上山下乡知青并在柳州重逢的帖子,在《广播爱好者论坛》贴了出来后,网名“南天”立即通过论坛短信与我联系上了,原来他就是长征队里管钱管粮票的王晓立。他告诉我,那个崴了脚却流泪不肯搭解放军汽车坚持要步行到北京的队员赵维奇,现在西藏作副厅长。还有一位叫李军的女队员,也在汕头。国庆期间,我和王晓立在汕头见了面,相隔44年。

我在网上码子贴图,让失散四十多年的河北北京同学找到了我,其中还有一位在美国、一位在南美的北京同学。没有互联网,没有谷歌,我这个漂泊各地、与大家失散四十几年的同学,不大可能与大家重又联系上。这些我有另外的blog,会蚂蚁搬家搬过来。

网络伟大!找到44年前一起步行长征串联的伙伴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网络伟大!找到44年前一起步行长征串联的伙伴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网络伟大!找到44年前一起步行长征串联的伙伴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网络伟大!找到44年前一起步行长征串联的伙伴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很可惜,当年我们没有做日记。虽然没有照相机,但遇到一位铁路上的摄影爱好者,帮我们拍过一张沿铁路行走的行军照。从长沙回来时又碰上他,他说已经放大了,会寄到学校。后来也没去找。

 

 

网络伟大!找到44年前一起步行长征串联的伙伴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44年音信全无,靠网络码字,重又聚首。 “南天”后来加入军队,搞无线电通讯。现在也是无线电玩家,正是无线电这项共同的爱好,让我们聚会在广播爱好者论坛,并发现原来还是44年前一个长征队的战友。

网络伟大!找到44年前一起步行长征串联的伙伴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汕头的朋友。红T恤是著名国内开盘机玩家,音响界达人。横纹T恤是国内电影机收藏家,老电影界闻人。 天蓝T恤是无线电玩家。

追记:

2010年11月26日,我在岳阳国家电网,和吴孟德一起回忆长征细节。他说绰号叫“兔子”的柳州针织厂上海子弟王根兔,和该厂另外两个上海子弟也是长征队的。再就是在长沙突发脑膜炎,由我和吴孟德等几位队友用板车急送医院的好像姓唐,绰号烫死猪,因为每晚打热水烫脚时,他都会边烫边叫“好烫好烫,烫死猪烫死猪-----”。吴孟德还回忆说长征队里共有一男一女两位老师。我当场为吴孟德拨通了王晓立的电话,实现了跨越44年的对话。

网络伟大!找到44年前一起步行长征串联的伙伴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三位队友的合影(两位在屏幕上) 

网络伟大!找到44年前一起步行长征串联的伙伴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吴君在海南岛农场多年,做赤脚医生。1978年考入湖南大学。前不久海南农场的知青结伴来岳阳聚会,大家自然是一番感叹。 

网络伟大!找到44年前一起步行长征串联的伙伴 - 大笑之 - 大笑之的博客
希望还有柳州九中长征队的战友能看到我们,和我们联系上。

 

  评论这张
 
阅读(5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